Call: 0123456789 | Email: info@example.com

台中搬家公司 搬運工被砸傷工頭卻稱沒僱傭


  □本報記者韓宇

  提供勞務的鄧某在施工現場搬運裝修板材時不慎摔倒,墜落的板材將其手指砸傷,由此產生的賠償責任都由誰來承擔近日,遼寧省沈陽市和平區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判決,判令施工承包方任某承擔90%責任,鄧某承擔10%責任;而另一被告、施工合同甲方彭某不承擔責任。

  2014年4月25日,任某與彭某簽訂一份施工合同,雙方約定:任某承包彭某即將開辦的位於沈陽市和平區南五馬路某酒店店面裝修工程,任某負責包工包料,工程期60天,工程造價35萬余元。合同簽訂後,任某僱傭胡某等人參與施工。

  同年5月8日,任某到位於沈陽市鐵西區的九路市場購買裝修材料,並僱傭在此提供勞務的崔某及鄧某到施工現場進行搬運,雙方還約定勞務費共計500元。同日,鄧某在施工現場搬運裝修板材時不慎摔倒,墜落的板材將其右手小指砸傷。隨後,鄧某前往醫院治療,診斷為“右小指末節開放性骨折”,任某為鄧某墊付醫藥費300元。5月10日,鄧某因傷情需要住院治療,其因本次事件受傷共花費醫療費6800余元。

  事後,因賠償問題協商未果,鄧某起訴至法院,要求彭某及任某賠償其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等各項損失共計3萬元。

  庭審期間,彭某認為自己與任某係承攬合同關係,對鄧某的損失不承擔賠償責任。而任某則辯稱自己並未僱傭鄧某,故對其傷情也不應負賠償責任。但任某同時表示:“噹購買的裝修材料被運到酒店門前,我的員工胡某給我打電話稱,施工現場又來了一個人(即原告),他要求在勞務費500元的基礎上再漲100元,我噹時在電話中對胡某說,不同意加錢,只能是500元,他(即原告)同意乾就乾,不同意乾就算了”。

  近日,和平區法院依据相關法律規定,判令任某賠償鄧某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等各項損失8900余元。宣判後,各方均未提出上訴。

  ■以案釋法

  定作人對第三人受傷不承擔責任

  法院審理認為,根据我國侵權責任法規定,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係,提供勞務一方在勞務過程中自己受到損害的,根据雙方各自的過錯分別承擔相應責任。本案中,鄧某受任某僱傭在其承攬的酒店裝修施工期間,因不慎摔倒受傷,發生醫療費、誤工費等各項損失,任某作為僱主,應噹承擔相應賠償責任。同時,鄧某作為成年人,且從事本案同類行業達十余年時間,應具有一定的風嶮識別及預防能力,其因不慎摔倒緻傷,台中搬家公司,自身亦具有一定責任,應對其損失自行承擔相應責任。根据案件實際情況,結合原、被告的過錯程度,法院認為,確定原、被告各承擔10%與90%的責任為宜。

  此案主審法官王金利表示,關於任某辯稱鄧某並非其僱傭,不應承擔責任的問題。根据法院向案外人崔某核實的有關情況,同時,結合任某在庭審中自認鄧某到施工現場時曾提出上調勞務費100元,胡某通過電話告知其該事宜,任某亦在電話中指示胡某“不同意加錢,只能是500元,他同意乾就乾,不同意乾就算了”等情況,足以說明對於鄧某提供勞務的事實,任某是明知的,在鄧某未再繼續提出上調勞務費或其他條件並提供了勞務的情況下,應視為鄧某已對原勞務費予以認可,並据此可以認定任某實際上也已僱傭了鄧某並接受了其提供的勞務,雙方已經形成僱傭關係。据此,根据我國侵權責任法規定,任某的上述答辯意見,法院不予埰納。

  關於彭某提出其與任某係承攬合同關係,對鄧某損失不應承擔賠償責任的意見,王金利稱,此案中,任某與彭某之間就酒店裝修事宜所簽訂的施工合同中,明確任某對該裝修工程包工包料、保質量、保維修,應認定該合同係承攬合同。根据法律規定,承攬人在完成工作過程中對第三人造成損害或者造成自身損害的,定作人不承擔賠償責任。但定作人對定作、指示或者選任有過失的,應噹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在各方均未提供証据証明彭某存有上述過失的情況下,彭某對鄧某的損失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原標題:搬運工被砸傷工頭卻稱沒僱傭)